蓝光诺奖得主的另一面与日本LED

中国不缺亲日与反日的人,中国有太多的是反日愤青,中国需要的是知日、学日然后可以胜日的人! 

我有幸在氮化镓材料的萌芽与发展阶段到日本名古屋工业大学学习,在那里学到了最新的LED与功率器件的知识,在回国服务后,我几乎每年都会去日本一趟,除了了解最新的技术,日本的一切变化都是我最想观察与了解的。最近几年,对LED界的人来说,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时代。中日关系跟LED一样充满着风云诡谲,都说要改善关系,实际上每个人都知道,两边都步入了不可进退的危险地步而不自知。我不是搞政治的,但LED的前景与中日关系竟然是如此的相似,表面上都看不出来,实际上危机重重。 

我像是一个身负使命的使者,也像是一个间谍,我的身份很尴尬,台湾出身,在日本留学,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不敢说台湾人,因为台湾人在政治上有太多的解读,尤其是“台湾人”这个符号,当它与中国人并列的时候,有太多的政治含义,我比较喜欢说我们台湾人,你们大陆人或某某省市人,这样在大陆的中国人听起来感觉会比较舒服,但是目前像我这样的人,在台湾很可能是少数。 

就像很多外国人问我“Where are you from?”年轻一辈被李登辉与民进党洗脑的台湾人会直觉的说“I am Taiwanese” 甚至为了区隔或凸显他们认同的意识形态还会加上一句”I am not Chinese”,我呢?我通常会说“I am from Taiwan,I am Chinese”,我想我这样说可能外国人也会知道我是台湾来的,但是会这样说的台湾同胞也是占了极少数。我的使命就是了解日本现在LED与光电产业的发展状态,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学习的地方,尤其是最新技术与LED的新设计或新应用。所以我的身份很特别,在大陆我可能会被说是叛徒,在日本我可能会被说是间谍,记得钓鱼岛最紧张的时候有一批上海人坐游轮去日本熊本旅游在网路上被愤青骂汉奸,甚至极端的愤青说上海专门出汉奸,没有民族意识,我每次从香港出发刚好避免了被说是叛徒的可能。

但是在日本,从刚入海关开始,我就被怀疑了,我拿出中华民国护照,日本海关人员就请我把行李全部打开,他彻底搜了一遍,还问我是来做什么的,我虽然略通日语,但我绝对不讲日语,于是我就用日本人最不擅长的英语跟他解释我来的目的….他听不懂就让我过去了。后来我才了解日本海关对两种人最敏感——来赚日本钱与来偷日本技术的人管制最严,所以年轻漂亮女孩与我们这种来日本做技术交流的这两种外国人入关会非常严格,有时会让你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侮辱。我以前就了解这个缘由,因为我每次去都受到这样的待遇,当然想到也许这也证明我很牛对他们很有威胁,不爽的心情就顿时消失了,所以以后大家去日本如果在海关被刁难,那就证明你要不很漂亮,要不就是你对他们国家技术外流很有威胁,如果没有刁难….证明什么后面我就不说了 。

关于日本LED展会

图:台场会展中心Big Sight

好像还没说到主题,我来日本都会参加展会或学术研讨会,每年一月中旬的“次世代LED与OLED技术与照明展“几乎都会去,展会在日本东京的台场会展中心Big Sight,要说这个建筑,对台湾来说也许可以算壮观,但对在大陆看遍各种雄伟建筑的我来说也只能说是有特色吧,不论是交通上有很有特色的单轨电车,周边环境有日本人气很高的富士电视台与台场购物中心,这是很多日本电视剧常常会看到的场景,让人感觉很舒服,这样去看展览心情就会比较愉快,要达成交易的可能性就比较大。所以各位办展会的,很多细节就是这样决定成败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展会的内容,但是其他细节,尤其是周边配套也是很重要的。

另一个会议就是WUPP研讨会(workshop on Ultra-Precision Processing for Wide Bandgap Semiconductors) ,一般都会在日本举办,去年八月在日本福冈举办,今年十月底会在台湾交通大学光电研究所举办。

要进入主题了,关于日本LED相关展会,我的印象是几乎每年规模都越来越小,也许受到中国LED崛起的挤压效应吧,也许是因为日本技术龙头日亚化学公司每年都没来参加吧,如果你是对最新技术与新材料感兴趣而来,可能要细心观察与了解,尤其是日本的最新技术也许不在大公司,可能深藏在我们不注意的小公司里面,所以每次去,还是可以看到了一些新东西跟大家分享一下。

图:东京台场的次世代LED与OLED技术与照明展

2011年3月11日的日本大地震,核电的事故让日本停掉了所有核电厂,这导致日本电力吃紧,从那时候开始,日本开始大力推广LED灯,所以LED在日本的普及率是全世界最高的,LED在日本这个市场越来越饱和,尤其LED的寿命更长更稳定,市场渐渐萎缩也是正常的,这也是我对LED最大的担忧,未来全世界如果像日本一样的普及率,我们那么大的产能怎么办?

从2013到2016的日本LED展会,说实在的,我对成品应用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因为在大陆这些东西我都看腻了,灯管,球泡,筒灯,贴片灯,水管灯……好像就没有了,但是你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把每个展区的国家或地区名字拿掉,你还是可以很轻易的判别这是来自於那个国家或地区的展区,产品的质感,展区的设计与产品的设计,我们大陆地区展出的东西就是感觉差了一点点,有些大陆展区的东西还不错,但是就像大排档或路边摊一样的店面,你见过路边摊卖LV吗?那肯定是假货,以我的观察,在展会的展区上,日本和欧美很吸引人,但是价钱很不吸引人,台湾与韩国居中,大陆展位就像是批发商区,东西便宜又实惠。 

这里我看见了台湾与韩国的危机,东西不上不下,没日本与欧美高端的品牌与设计,价格又拼不过大陆厂家,身为台湾人,这是我看到的台湾危机。当然这也给了日本一个讯号,我们大陆就是做低端,不会威胁你的,你们日本人不要怕,我们的厂家无形中也做了一点外交的工作,让日本的应用厂家没有感受到我们对它们的压力。其实要让日本人感受压力也不难,LED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论是光效与成本控制,有时候我会想,我们的产品能不能再做细致一点,做得更有质感一点,我们的展位能不能给人一个耳目一新的感受,这些细节做好了,日本人可能不再亲美,而是亲中国,因为我相信日本人只崇拜强者。

想想我们有什么让日本人钦佩与崇拜呢?有一次我去看展途经上野车站,我找到了答案,我去了日本历史博物馆,看看这个展览,你就知道日本人对中国的看法了。他们崇拜王羲之,他们崇拜王阳明,我问过很多大陆同胞,十个有九个不知道这位中国伟大的哲学家,他们对过去的中国是崇拜的五体投地,对现在的中国是既惧怕你又看不起你,我们要打倒日本就是要在物质上与精神上都打败他,让他崇拜你。至于要怎么做?只谈我们行业的话,目前我们只能把产品做得更好,技术累积的更深厚,目前看来已经渐入佳境,因为LED白光这个领域已经让日本感受到中国强大的压力了。

图:日本与大陆LED应用展区

每次去日本,我都会去拜访我的日本好友与同学,他们不是做科技业的,有一次与我的日本朋友小山先生谈论了中国与日本的历史恩恩怨怨,我才知道大部分日本人至今都还不认为他们败给中国,他说日本跟中国是两胜两败与一和,两胜是元朝征日时,遇见台风失败,难怪他们认为风是帮他们的,称为神风,这是他们的第一胜,我笑了一下,谁叫当初老天不帮中国呢;第二胜是甲午海战,中国战败,这个我就认了,谁叫我也是当事人呢,台湾就是那时被割让了,还留下了钓鱼岛这个烂尾。两败的第一败是唐朝时与日本的白江口之战也是中日第一战,第二败当然是明朝时丰臣秀吉征韩被中国打败。一和是什么?他们认为近代的中日之战他们没有输,他们只是没有打赢中国,风不帮他们了,神风特攻队没用了,他们是输给美国的。我的日本朋友不是日本右翼人士,是一般的老百姓或上班族。这更加深了我的思考,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超过他们,让他们心服口服。每次要离开日本,当飞机渐渐离开那个狭长的岛链时,我没有回家的喜悦,只有长长的思考……

关于日本LED最新技术动态 

日本对LED技术的兴趣,除了日亚化学为了维持它的独霸地位,用专利做白光与RGB市场延伸以外,日本大部分的LED公司,除了经营日本市场以外,他们已经不再关注与追求白光的亮度提升了,他们目前最关注的是如何设计出最好的光品质灯具,差异化的设备制造深紫外的LED,尤其是265nm与280nm的突破,难度越大,他们越有兴趣钻研并实现量产,目前日亚化学与日机装的UVC产品都有很大的突破,可以量产,但是价格很贵。当然UVC芯片最重要的技术就是MOCVD设备,日亚化学的设备是自己开发设计量产的,没有人知道这个设备细节。目前日本大洋日酸Taiyo Nippon Sanso出了一款针对高质量氮化铝材料的SR-4000 MOCVD设备普遍使用于制造UVC的公司,当然德岛大学实验室与Nitride Semiconductors Co., Ltd公司也针对UV的技术开发了新型的MOCVD设备,日本是一个精密加工很普遍的国家,在日本要组装一台设备不是一件困难的工作。

图:针对UVC波长的日本的MOCVD设备SR-4000生长原理与优势

两年前,我很关注日本对硅衬底LED的发展,我记得在2012年东芝高调宣布买下普瑞的八寸硅衬底专利并宣布2013年量产,这几年每次去看日本LED相关展会,我始终没看见东芝的八寸硅衬底氮化镓LED ?这么重要的LED展应该会展出吧,不过这也证明了我对日本人的看法,他们没有90%以上的把握,是不会承诺他们有这个能力的,我们中国人就不同了,只要看见苗头了,哪怕是只做了一半,都会吹得天花乱醉,所以我相信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未来只能做辅助照明而不能成为主流。

不过普瑞Bridgelux每次都有参展,但是我左看右看就是看不见硅,还是蓝宝石正装芯片,他们还是主推COB光源,当然还有远程荧光粉Remote Phosphor技术,这些东西只能骗不懂的观众,对于我这个内行人来说,我只能莞尔一笑。新世纪光电虽然这几年状况不好,但是他们在日本市场布局很深,所以他们每年都会出现在展会,他的诉求简单又震撼,单颗50W芯片,对传统照明想要升级做LED的厂商来说,确实是一大福音。看来倒装的COB技术会是未来面光源的主流。

图:新世纪展区,丰田合成展区,首尔半导体展区

图:东芝已经放弃LED了,所以普瑞展区没有硅了

关于最让我感兴趣的Ga2O3氧化镓衬底

除了住友化学可以大批量生产氮化镓衬底,最让我感兴趣的,就是它:Ga2O3氧化镓衬底,这个公司很特别,我假装是日本人去问他,他说了很多,但是当他慢慢发现我不是日本人时,立刻就说这个东西还在开发,前一分钟还说可以大量生产,价钱比氮化镓衬底便宜很多,性能更好,下一分钟就改说还在研发啦,还在测试啦,日本人真的上上下下充满了危机意识,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我如果去钓鱼岛,他们是不是也会避开我,那中日之间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还是问到了一些东西,这个材料确实会是后起之秀,穿透率高,导电性好,与氮化镓薄膜的匹配度也好,价钱应该也不会很高,因为它的生长方法不会像氮化镓衬底那么麻烦与耗工,也许未来激光二极管与高功率半导体器件平价化会有它的一席之地,我会持续关注这个材料。

图:Tomori公司氧化镓的介绍与氧化镓衬底,号称第四代半导体材料

关于OLED进展 

狼来了,狼来了。这不是狼来了的故事,但是我就是放羊的小孩。现在把狼改成OLED,我坚信我在五年内都不会被狼吃掉,我就是不信邪,也许未来我会是被革命的LED反动派,也许他们还要再更久才可以把我革命掉。但是我坚信OLED要取代LED至少还有五年以上的路要走,因为我问了很多OLED厂家,价格都贵得离谱,那个光效30~40流明/瓦,那个价格,比十年前的LED性价比都还低,走着走着,我有幸看到我们大陆的OLED厂家,我很激动,我想既然我们中国人都做了,应该会比较便宜吧,结果价格也是吓死我。2瓦60流明的光源至少要100人民币以上,我记得当时2003年Lumileds当初开发倒装大功率45流明/瓦的光源时,一颗大概也就十来块人民币,当时LED能大量取代的也就是手机的背光源,所以现在三星AMOLED那么红是可以理解的,这跟十几年前的LED是多么的相似,但是要取代大尺寸LED背光与LED照明,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看看LED渗透率的轨迹就很清楚了,日本由于OLED技术被韩国三星与LG超越,其中原委我后面会说明,因此目前日本在OLED的布局主要是供应关键原材料,而日本是一个重要的OLED材料供应商国家。住友化学和昭和电工生产的聚合物为基础的OLED,出光兴产和三井化学主要在小分子营地。

图:与清华大学合作开发OLED光源的维信诺科技展区 

关于近距离接触诺奖得主中村修二与天野浩 

2015年的四月与八月,我有幸可以近距离接触对半导体照明杰出贡献的两个日本科学家中村修二教授与天野浩教授,由他们两个人的经历,也许可以当做大家未来职业规划或是对下一代教育的参考。

由于出生的不同,中村修二与天野浩的人生观与追求的价值也产生了不同的方向,这两个人都拿到了2014年的诺贝尔物理奖,我有幸与他们讨论了未来氮化镓与LED的技术方向,同时我也关注了他们两个人的特质,这两个人是非常不同的日本人典型,日本的主流社会认可的对象比较接近天野浩,他的老师赤崎勇也是主流的日本教育培养的,他们都是一路按照着这个体制爬上去的,他们对日本这个体制充满了信心,在这个环境里他们兢兢业业不孜不倦的做他们的工作,他们也许就是日本体制内的人生赢家吧,像一个严密的组织,每个人按部就班的努力,有人从东大到律师公务员然后政客政治家,也有人从一流大学到松下索尼日立,终生都在这个企业奋斗直到退休,在这个组织里你不可以背叛,因为背叛意味着你很可能将被全社会所唾弃,无法翻身。

天野浩教授也许就像我们所有家长想要自己小孩的典型,一路成绩优秀的上大学研究所,遇到了一个好老师掌握了对的方向,最后凭着努力与运气拿到了诺贝尔奖,这样的人生赢家虽然平淡无奇,却是我们最想追求的。他得奖后的追求已经不是技术的突破了,而是如何将科技转化成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所以天野浩教授专注的研发方向是UVC深紫外LED的突破,因为他知道这对未来人类很重要,一路过关斩将的好学生最后追求的不再是成绩与突破,而是不同的人生意义与境界,就像散布在世界比例最高的日本无国界医生一样,医生在日本是社会地位最高的,一流的学生都读医学院,这就是日本主流顶尖精英的价值观与人生观。

图:天野浩教授与笔者在WUPP会议时讨论如何推广倒装新技术与新材料 

中村先生是另外一个典型,从小时候到出社会,从来不是主流价值的被认可者,想反叛这个社会但是怕掉入深渊,这个反叛基因只能深藏在心中伺机反击。跟所有的社会一样,人生赢家总是少数,而输家逆袭成功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中村修二教授在别人冷嘲热讽时永不放弃继续坚持的精神让他逆袭成功,在具有反叛精神土壤的美国证明了自己,像中村这样的人,他应该已经没有追求了,但是为了否定这个体制,为了弥补年轻时失去别人肯定的缺憾,他会更努力去追求技术的极致,他的目标就是第一,真正的第一,所以中村教授最近的工作就是否定LED,创造一个他自己独自发明的LD激光二极管,他更偏执的认为半导体照明的LED只是过程,最后的终点是LD激光。

像中村这样的技术工作者在日本很多,只是大部分都没有机会而选择了服从这个体制,一有机会,他们会假装服从但是背地里去当假日工程师壮大韩国的半导体与光电产业,韩国的OLED与半导体能够成功,日本假日工程师功不可没,原因很简单,他们不被日本主流社会所肯定,他们需要的就是被肯定的价值,为此他们不惜背叛这个社会,否定这个体制。很可惜中国很难接收到这样的日本非主流人才,我认为有几个原因:

图:中村修二教授与笔者讨论中国LED照明的性价比问题 

第一、相对于其他国家或地区,中国崛起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而且深入人心,他们有深切的危机感,如果他们来帮助中国,他们背负的道德压力会非常巨大,当然距离与语言也是很大的问题。

第二、中国没有保护智慧财产的环境,他们如果来帮助中国提升技术,除了赚到一大笔钱,他们会觉得自己的贡献没有价值,因为这个技术将因为山寨而传遍中国,所以他们只会给中国落后与没价值的上一代技术,而不会奉献最新的技术。

第三、在日本,韩国裔的人遍布日本社会,他们虽然已经融入了日本社会,但是他们还是比较爱韩国,所以他们可以提供韩国公司很多日本科技产业与科技公司的内部情报,针对性地挖掘韩国想要的技术工程师,针对这些日本非主流技术人员给他们想要的肯定与尊重,这样韩国拿到技术的代价很低,风险也很小。相对的,中国人这方面就很薄弱,很多中国人不爱国就算了,有时候还会串通日本人坑中国人,利用日本技术升级只能是幻想了。

中村修二教授与天野浩教授都是我们追求的典型,大部分的家长都希望小孩能走天野浩教授的方向,这也证明中村老师现在的成就来之不易,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也许运气好可以出现天野老师这样的人,但是永远不可能出现中村老师这样的奇才。 

这篇文章比较杂,是我对日本观察与接触后的一些心得与感想,希望能对日本有兴趣的人有一些帮助。(本文作者:广东德力光电副总经理叶国光)

 

注:本文首发于行家说APP(hangjiatalk),LEDinside获得授权转载。谢绝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LEDinside官网(www.ledinside.cn)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LEDinside)。

RSS RSS   print 打印   mail 分享   announcements 在线投稿
   
【免责声明】
1、「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包含的内容和信息是根据公开资料分析和演释,该公开资料,属可靠之来源搜集,但这些分析和信息并未经独立核实。本网站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在本网站的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2、任何在「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上出现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公司资料、资讯、研究报告、产品价格等),力求但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均只作为参考,您须对您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如有错漏,请以各公司官方网站公布为准。
【版权声明】
「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所刊原创内容之著作权属于「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网站所有,未经本站之同意或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转载、散布、引用、变更、播送或出版该内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违反本站著作权之行为。
相关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