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谈台湾:LED产业是如何变成了LED惨业?

之前介绍日本与韩国(点击可查看),我的压力都没有这么大,毕竟我是以第三者的眼光来看这两个地方,所以可以做到不带感情与中立的第三只眼。

今天要介绍的是我的故乡台湾,一个每个中国人都不能视而不见的地方,而这个地方的人们与大家心里想的会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在这三万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接触的人会因为祖籍地域,年龄世代与宗教背景的不同,给你所认知的台湾就会有所偏差,今天我会以一个台湾经济在四小龙领头羊时代的见证者来介绍台湾。

我们这个世代就是台湾所谓的五年级与六年级前段班,可能大家对这样的形容不是很清楚,我稍微解释一下:中国在辛亥革命后,开始以民国纪年,1912年就是民国元年,所以五年级就是民国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就是大陆的六零后,我是民国六十年也就是1971年出生的,所以我就是六年级前段班,台湾人平常聊天的时候都会说他们是几年级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这个世代很特别,接受的教育是国民政府的教育,也就是老蒋与小蒋他们心目中的大中国教育,那时台湾海峡相对稳定,台湾经济起飞,民智已开,各种思潮冲击着我们,我们开始对中国产生了图像上的变化。

由八零年代开始的流行音乐你就可以看到台湾知识分子与市井小民的认同是多么的天差地别,有大中国思想的侯德健,有批判与认同中国并存的罗大佑,有地域文化极强,极尽嘲讽国民党与大中国思想的陈明章,也有情歌之王的爱情少尉李宗盛与看透女人心的小虫,本土与草根文化催生了闽南语歌的兴起,到处都可以听到叶启田的爱拼才会赢与江蕙的酒后的心声和舞女的旋律,这就是他们底层的心声,夹杂着努力拼搏的精神与午夜梦回孤独的心情。

台湾的流行音乐就这样风行整个华人世界,这就是我们那个世代的台湾,一部分知识份子追寻那个心目中的美好中国,极端代表当然是林毅夫,他投共后害我们在金门当兵时连打球都要进行管制,保钓运动也是这群人参与过的。市井小民为了生活日夜打拼,异议分子试图打破国民党大中国神话,催生台湾意识与台湾独立的思想。我们这个世代对中国还是很有感情的,不管是意识形态是蓝的还是绿的,蓝的是爱,绿的是恨,不管爱恨都是很强烈的感情。

但是九零年代后期,李登辉与民进党开始在台湾进行去中国化教育,所以台湾三十岁以下的人对中国的感情是疏离的,对近代中国历史的教育是无知的,对长江黄河与长城是无感的,也许这条路会越走越偏,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会扭转过来。

但是,台湾每个世代认同的冲突会越来越强烈是无法改变的。我爸爸是日本时代教育的世代,我是大中国主义教育世代,如果我的小孩在台湾受教育,他们会是李登辉去中国化教育世代,我的孙子也许又回到大中国教育了,这样的断代认同错乱是台湾最大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从1895年到现在最长的阵痛,可能再过一个世代都无法消散。

图注:台湾的总统府,这座建筑是日本殖民时期的总督府,我觉得台湾应该把这座建筑当做一个殖民见证的展示馆,最高领导人不应该继续在这里办公,这象征着台湾人的精神还被殖民着,什么时候台湾最高领导人搬出这里,台湾矮人一截的被殖民者心里才可以破除。

  你不知道的台湾科技地图 

去台湾旅游的人都知道101,故宫,日月潭,阿里山……,这些地方不是我要介绍的地方,我今天要当台湾科技产业的导游,发展科技业,最重要的是人才,这里跟大陆最大的不同是早期台湾的科技业选址,政治力量不是最大,人才与环境才是最大的考量,所以看看这个地图你就可以知道为什么科学园区都是选在有顶尖大学或研究院周边的原因了。

跟韩国的SKY(首尔,高丽与延世大学)一样,台湾也有四个人生赢家的大学,他们就是台大,清大,交大与成大,俗称台清交成,最早的科学园区在我最熟悉的地方新竹,这里就有两所顶尖的大学:(台湾)交通大学与(台湾)清华大学,还有一个最成功的科技孵化器“工业技术研究院”,台积电与晶元光电都是这个单位孕育出来的。

所以在新竹科学园区,清华与交大学长学弟讨论声此起彼落,用大学血统提拔后进的传统一直持续着,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我的清华学长面试成功的,几乎没问我什么问题就问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也许因为都是天之骄子,也许因为知识份子的互相轻视,这两个学校从来都不是一对好朋友,相邻的两个学校也有各自的特色,交大重科研的团队合作,突出的是电子半导体与光电领域,清华重学术的经验传承,突出的是数理化与材料科学,两校学生在学校时互相竞争,高考的排名竞争与学术成就的比较几乎天天争论着。

除了这些,两校延续了大陆民国时期的传统,非常重视体育与全才发展,每年春天梅竹赛的比拼,都激发出学生们参与的强烈激情,梅代表清华,竹代表交大,都是取两校复校校长梅贻琦先生与凌竹铭先生的名字来当做各自学校的简称,从1969年至今延续着这个两校共有的传统,也让两校学生毕业后拥有共同的回忆。
 
虽然学生时代如此的互相看不顺眼,但是说也奇怪,出社会进入科学园区上班之后,两个学校毕业生却如此密切的团结合作冲破重重难关,创造了台湾科技业的竹科奇迹,我的很多同学都是主要的一份子,很遗憾,我走了另一条路,没有跟他们一起创造这个传奇,虽然现在台湾的科技业遇到了很多瓶颈,但是我还是祝福他们赶快走出困境再造传奇。

▲图注:2015年笔者与中山东冠星科技领导参观台湾最顶尖的光电研究所,交通大学光电工程研究所,1965年laser就是在这个实验室由王兴宗教授命名为雷射,2008年郭浩中教授与卢廷昌教授在这个实验室研发出第一颗面射型蓝光雷射VCSEL Blue Laser

台北市是台湾的首府,这里最近因为地利之便,成立了内湖科学园区,园区内资讯、通讯、生技产业林立,更有全球知名的光宝、仁宝、明基等26家企业营运总部及51家关系企业,这里因为在台北,享受地利之便,是竹科之后最成功的园区,很多公司因为要拉近与台湾中央的关系,研发总部都会象征性地设立在这里,台湾在蒋经国时代之后,经济政治化与民粹化就开始越来越严重了。

图注:台湾的科技产业地图:台湾的电子产业还是集中在北部,高雄还是比较污染的重工业为主,所以台湾的南北心结,跟产业发展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台南科学园区更是政治的产物,台湾长久以来南北都很不平衡,民主化之后的台湾很民粹,南部台湾是民进党的天下,国民党也很想拉拢南部选民,加上这里有一所工科还不错的成功大学,所以在这里想复制另一个竹科,但是南科始终是政治的产物,除了南部的学生毕业后会来这里生根发展以外,比较难吸引北部的人才。
 
中部的台湾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台中的精密机械加工很发达,这里很像日本郊区的小企业集群一样,产生了很多隐形冠军,工匠精神在这里可以看到,车床,精密机械加工与自动化设备产业,师徒制的传承精神在这里处处可见。
 
台北市的卫星城市群在新北市与桃园市,新北市由家庭作坊开始诞生了很多世界级的大公司,早期这里从低端的电子零件加工起家,几乎到处都是家庭工厂,台湾早期的台商精神的发源地就是在这里,简陋的环境,出人头地的梦想,爱拼才会赢的精神,处处在这里显现,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还有亿光,光宝与台达电都是在这里发迹起家的,由于成本的因素,他们在九零年代来大陆复制与放大他们的经验,东莞与昆山都有过去新北市的影子,所以以前我每次去东莞与昆山,都有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最后介绍我的故乡桃园市,两位蒋总统很喜欢这里,尤其是大溪镇的慈湖,他们觉得这里很像他们的故乡奉化,所以他们两个人去世之后还未入土,暂时安放在这里,等待两岸统一之后回归故里。

桃园由于地利与两位蒋总统的偏好,台湾的门户桃园国际机场在这里,中央大学(大陆南京大学的前身,民国最好的大学)在这里复校,最重要的军工基地中山科学研究院也在这里,这里也不愧是台湾电子产业的重镇,很多国际知名企业在这里都有设厂,分布在中坜,平镇与龙潭的科技带上,我的老家就在中坜。

  台湾科技产业的兴起与落寞 

台湾科技产业辉煌的成就莫过于半导体与光电产业,而这些成就除了台湾的教育提供吃苦耐操,性价比极高的工程师以外,最重要的就是当初有一批极清廉与极有远见的国民政府官僚和留美海归的回归,从最老的海归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先生五十六岁回台湾创业的故事,你就可以略窥一二。

当孙运璿院长与李国鼎部长邀请他回台湾创业时,跟他年轻时看到的国民党贪官污吏的印象完全不同,他被这群清廉专业与有远见的技术官僚三顾茅庐的真诚所打动,虽然他在美国已经是人生的大满贯赢家了,他还是毅然决定回台湾创造他的事业第二春,台湾的科技业也开始茁壮。

图注:台湾人为什么对蒋经国这么怀念?可能就是怀念那个时代,有远见清廉的技术官僚孙运璿与李国鼎,以及那个同舟共济努力向上的岁月。
 
台湾的科技业就在海归与本土培养的人才交相呼应下完成一次次的提升与飞跃,半导体,LCD面板,光通信与LED/LD就这样一步步建立起台湾的科技实力,我的激光二极管的启蒙老师富振华博士,就是这样回来台湾带领我们这群刚毕业的研究生,做出台湾第一颗DVD读写头用的635纳米波长埋入型脊状波导的激光二级管。再加上电脑组装与品牌大厂如鸿海,仁宝,华硕,宏基明基与广达在大陆规模化生产的成功,台湾已经成为电脑与资讯产业王国。
 
所谓成也代工,败也代工,由于台湾人个性比较腼腆保守,这种被动性的性格对市场与品牌的拓展非常不利,所以台湾只能靠出色的工厂管理能力与供应链抱团模式,再加上大陆的广大劳工,几乎席卷世界大公司与大品牌的订单,但是除了宏基,华硕与明基有自己的品牌以外,都只是专注制造,台湾在李登辉时期开始推动的“戒急用忍”政策,因为政治问题跟中国大陆政府交恶,大陆政府也刻意扶植自己的品牌,台湾品牌拓展乏力,始终困守在一个只有两千万人口的小市场。

随着宏基错失手机时代对电脑产业的冲击与明基并购欧洲品牌的铩羽而归,在2010年左右台湾只剩下HTC因为智能手机的崛起由代工成为世界品牌,但是与三星不同,HTC始终没有后面政府的强力后盾,因为政治问题也不敢勇敢打出自己是中国人品牌的标签,三星与苹果的专利阻击与大陆品牌的崛起,导致后期市场节节败退,几乎无法翻身。
 
所以台湾的科技业已经几乎没有品牌了,只能杀价竞争大品牌的代工订单,利润随着全球经济的下滑所剩无几,除了富士康因为规模效应外,很多大厂都奄奄一息地等待景气的复苏。

最后,台湾只剩下台积电,联发科与大立光电这些八零年代辛苦建立的科技老本支撑着最后的荣光,看看这张苹果供应商列表你就可以知道台湾最有竞争的优势产业还剩下什么了,有人甚至会问,没有台积电台湾还剩下什么?台积电吸纳了台湾最优秀的理工人才,我大学最优秀的同学都在这家公司,它如果垮了,我真的不能想象!


 
图注:苹果供应链,除了台积电与大立光电,台湾只剩下利用大陆工人组装的微薄利润

图注:2014年我与上司王非总经理参加台湾国际光电周,据我从过去观察到现在,2010年开始每年六月中旬的台湾光电周规模越来越小,台湾科技业的落寞可谓一叶知秋

  台湾LED的美丽与哀愁 

两年前,台湾由于受到韩国与大陆产业的削价竞争,四大产业变成四大惨业,他们是Dram,LCD,光伏与LED。身为一个两岸LED界的老兵,今天跟大家谈谈台湾的LED产业。LED算是光电产业的一个分支,台湾的LED产业曾经奋起过,曾经辉煌过,曾经低潮过,现在正试图再起,但是中国大陆强烈的磁吸效应,前景不容乐观。台湾的LED历史大致分为三个时期:
 
封装产业起头时期

八零年代以光宝与亿光为首的两家企业开启了台湾LED时代,由于投资门槛较低,芯片都是由美日两国进口,台湾因为这两家LED公司的兴起与开枝散叶衍生出了更多家相关企业,做支架的一诠科技、大功率的爱迪生与葳天,还有从两家公司员工出来创业的今台、佰鸿、东贝、华兴、立联、光鼎与宏齐……最后为了摆脱美日芯片进口的依赖,光宝与亿光联合台湾工研院创立了晶元光电,加上海归人才建立的国联光电,台湾LED版图基本成型。
 
九零年代开始,台湾LED企业开始到大陆复制台湾过去经验,主要是LED封装厂与组装厂,于是湖南、四川与江西大批的工人来到亿光、佰鸿、光宝、今台等台资LED企业,就像当初从光宝与亿光出来的LED创业者一样,造就了一批批LED下游人才,所以现在你可以去统计,珠三角LED下游的老板大部分都是这三个省份出来的,而且很有趣,湖南的老板大部分是从亿光出来的,四川的老板大部分是从佰鸿出来的,珠三角可以说是台湾LED封装的2.0版。
 
海归与工研院争霸时期

在2005年以前,台湾芯片厂的格局主要是两批势力,以台湾工研院研究人员为班底的晶元光电,以及以美国归国技术专家为核心的国联光电,海归的这批人大部分从HP与安捷伦回来的,于是在20世纪的90年代末与21世纪初,这两家公司在技术上与商务上的竞争从来没有间断过,LED的上游人才也大部分是从这两个体系出来的。
 
但是国联光电先分裂,当初的创始人之一离开国联团队,成立了华上光电,而晶元光电始终团结着,没有动摇,尤其是在1998年与1999年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销售与库存管理,晶元光电领导层自己跑市场,由于有技术的背景,对销售的掌握度较高,对不好卖的库存也能在适当的的价格与时间把它卖掉,最重要的是他们以公司利益为重,不被代理商收买与控制。
 
国联与华上就比较不同,销售人员专业度不高,只会卖好的bin,留下了很多散bin的库存,然后再以专案品卖给代理商,把自己的牌子搞砸了。所以优劣立刻显现,加上国联的另一个股东万海集团的推波助澜,于是短小精悍的晶元光电合并了老态臃肿的国联。2005年晶元光电合并国联光电。在台湾北边的新竹科学园区以晶元光电获胜而告终。
 
南方的台南科学园区又上演了另一幕大戏,刚刚说到国联在被合并之前其实已经分裂了,创始人之一自创华上光电,另外还有一批很优秀的工程师被台湾的半导体大厂联电集团召唤,创立了联铨光电,这批人可以说在技术上是很优秀的,联铨亮度很快就超越晶元光电,而且联铨还合并了以晶元光电二军为班底(从晶元光电出来的非核心技术与管理人员)的元砷光电。

但是合并之后的新元砷烂账太多,高层管理人员与大陆代理商勾结,贱卖芯片,已经有掏空公司的迹象,联电集团趁着技术上有优势的时候,断然与晶元光电谈合并,于是在2006年,联电旗下的两个公司元砷与连勇成为晶电的一部分,联电也成了晶元光电的三大股东之一,台湾的芯片格局大势底定。这一段LED芯片厂的历史,是几个LED芯片厂专业经理人的斗争,有人一直在做整合的工作,努力坚持技术与管理路线,终于成就一代霸主晶元光电。
 
时不我与的大陆淘金潮时期

随着2014年最后一波晶元光电高层被高薪挖角跳槽三安翔安厂之后,两岸之争的格局大势底定,就是大陆芯片厂低价抢市,台湾体质不好的公司不是结束就是被并购。
 
大批台湾技术与管理人员来大陆发展,尤其是三安光电挖走了晶元光电大批核心技术与管理人员,增强了大陆芯片厂的实力,于是大陆的芯片厂在技术与管理上已经接近台湾的芯片厂,体质本来就不好的台湾公司于是倒下,第一波是奇力与晶发,第二波可能是华上、洲磊、联胜、旭明……

2013年下半年开始,台湾与大陆的竞争更明显更激烈更残酷,台湾芯片厂没有政府补助,会计制度透明,没有做账空间,设备折旧五年远远小于大陆的十年,我估计最后能留下来的可能不会超过三家公司,为了抗衡大陆的压力,产业集中化会非常明显,但是前景不容乐观。
 
现在的两岸LED板块已经强弱明显了,就像大英帝国子民要适应自己的没落,台湾的LED已经对自己不是强者快要适应了,两岸渐渐又有了新的分工,量大的市场已经被大陆一一占领了,台湾只能退守特殊的照明与红外紫外市场,当然还有大陆因为专利原因做不到的市场,这样的分工越来越明显,就像亿光跟日亚打专利战,建立自己的LED版图,很多订单也转给大陆厂代工一样,也许这是未来两岸最好的分工模式。

图注:亿光依然是LED强者,可以跟国际大厂分庭抗礼,主要原因就是拥有自主专利与品牌,而且更善用大陆的资源,部分芯片买大陆的,封装订单也慢慢转给大陆厂家,是两岸合纵连横的最佳典范

  台湾的科技业与两岸未来 

你接触什么样的台湾人,你对台湾的印象就会深刻烙印在你的心里,早期台商在大陆投资,他们的想法就跟台湾市井小民一样,多赚点钱,所以这些台商对大陆员工比较苛刻,也比较小气,由于他们认为来大陆只是赚钱,不会把家人带过来,排遣寂寞包二奶的成为九零年代台商的标签,所以苛刻,小气与好色是早期两岸开放后台湾人在大陆同胞的印象。
 
随着交流的扩展,我们这一代也来了,我们没有这么草根与短视,对中国也比较有感情,所以接触我们这群人的大陆人会觉得我们比他们更了解中国的历史地理与文化,大陆人对台湾也渐渐有了好感,所以很多大陆女孩子比较喜欢我们这个世代的人,温良恭俭让的特质产生了无数对自由恋爱的两岸夫妻。
 
随着三通的开放,很多大陆同胞去台湾旅游体验最真实的台湾,但是他们看不到最真实的台湾人,有些人也许是偏蓝的,他们真的把你当同胞真心对待你,有些人也许是偏绿的,他们表面不会对你有什么好恶,还是笑脸的接待你,但是被绿色政客宣传洗脑的他们其实对你们还是有很大的反感,只是你在这么短的几天时间看不出来,可能那些在台湾留学的大陆学生最能体会吧。
 
就像我的一个中华航空公司朋友跟我说的一样,一个政治上比较偏蓝的空姐与一个比较偏绿的空姐看到大陆团客第一次坐飞机去台湾,在飞机上的吵闹与不守规矩的小举动,一个会觉得这些大陆同胞虽然很土,但是很可爱,像小孩一样很天真与真诚,另一个空姐就会认为这些人没水准与没教养素质差,这就是差异。

很多人都说不蓝不绿的台湾中间派很多,但是这只是程度上的差别,就像光谱一样,有一定程度的偏蓝或偏绿的比例,只是以前偏蓝的比较多,但是我很担忧以现在台湾的政治环境,这样的状况不容乐观,如何解决我想除了台湾政局的改变以外,大陆同胞整体素质的提高与中国整体软实力的上升都可以扭转这样的局势,我希望海峡两岸的有志之士都一起努力扭转这个局势,因为我也一直努力着。
 
最后谈谈台湾的年轻人,就是李登辉陈水扁去中国化教育的那一代年轻人,你如果在路上问他们,对台湾的未来有什么看法?他可能会回答你,台湾的未来关我何事,我只要活在我的“小确幸”就好了,“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就是现在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想法,不想争了,争也争不赢,年轻的世代都是如此心态,难怪那些大企业的老板都不想也不放心交棒,做到老做到死都找不到人接班,这是台湾最大的隐忧,当马云2014年来台湾演讲谈青年创业,看到老板身份的听众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时,他也不由得发出对台湾的感慨。

台湾怎么了?我始终认为台湾的未来就在广阔的大陆,跟台湾一样大小体量的经济体做出世界级的公司与品牌,荷兰做到了,韩国也做到了,拥有大陆广大的市场,同文同种的台湾没有理由做不到,只可惜因为政治的对立,台湾错失了太多太多的机会。身为一个科技产业的从业者,我个人比较认同马英九总统的政策方向,但是不统不独不武只是现状与表象,这样没有前瞻性的政策是消极的,半桶水的,也难怪国民党这次选举会输得那么惨。

我替马先生说说他想说但不敢说的话,他希望两岸统一,但是是在民主自由与均富下统一,他不敢说是因为统一在台湾被污名化,为了部分选票顾忌所以他不敢说,甚至连“我是中国人”他都不敢说了,他给的统一前提其实是给大陆政府与老百姓听的,让大陆政府安心,也给他们压力促发对大陆老百姓做有利人民的改革,也许十年,也许二十年,但是这个时间对大陆与台湾都很重要。
 
台湾需要大陆,大陆同样需要台湾,由于欧美日对大陆的科技与精密设备管制,台湾有机会成为大陆与世界科技产业的桥梁,就像香港是大陆金融产业的窗口,台湾也有机会成为大陆科技产业的窗口,由于科技业太敏感,如果台湾真的被统一了,我想国际上对台湾进口敏感科技与设备会疑虑重重,不利台湾的转型与升级,台湾对大陆的价值也会打很多折扣。
 
以我的观察,大陆的半导体芯片制造与设计,光电显示与精密设备零组件开发能力还落后欧美日至少十年,这十年也许是给两岸最合理的时间,马先生只是说这十年不统不独不武,我认为这十年就是两岸分工追赶世界科学技术的黄金十年,当然这十年也是给两岸领导人的时间,看看谁的制度与政绩更有利于老百姓,十年后民智大开的两岸人民绝对会做出最有利于中华民族未来的判断。
 
可惜!因为民进党,我的希望变渺小了。

图注:新竹清华大学的清华門模型与纪念梅贻琦校长的梅园,两岸关系就像两岸清华一样,根是同源的,这个血缘与文化纽带是所有人想用任何力量也破坏不了的。(本文作者:广东德力光电副总经理叶国光)




来源:行家说APP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LEDinside官网(www.ledinside.cn)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LEDinside)。

RSS RSS   print 打印   mail 分享   announcements 在线投稿
   
【免责声明】
1、「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包含的内容和信息是根据公开资料分析和演释,该公开资料,属可靠之来源搜集,但这些分析和信息并未经独立核实。本网站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在本网站的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2、任何在「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上出现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公司资料、资讯、研究报告、产品价格等),力求但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均只作为参考,您须对您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如有错漏,请以各公司官方网站公布为准。
【版权声明】
「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所刊原创内容之著作权属于「LEDinside - 中国LED在线」网站所有,未经本站之同意或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转载、散布、引用、变更、播送或出版该内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违反本站著作权之行为。
相关评论
×
×